Ghosts in our life-2-

 

第二章-怕鬼的人,怕人的鬼(上)

  “那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末花嫣以前是在农村里的乡土学校读的小学,乡下的环境或许是成就了末花嫣如此不拘小节的个性的原因之一,但一定是养成了她热爱自然与那些或娇艳欲滴或郁郁葱葱的植被们的必要原因。想要永远的收藏植株们短暂却可贵的美妙时刻,最有效的方法无非就是画下来。

  在自我探索之下,末花嫣的笔触日渐越加的精炼,顺畅,仿佛自身最深邃的潜力被开拓了起来,日后才恍然发现了这是被称为“天赋”的存在。不得不说末花嫣的爷爷奶奶对此十分开心,以前爷爷不止一次提起过末花嫣的样貌明明...

Ghosts in our life

第一篇百合就这么被我乱七八糟炖出来了…虽然人设各种奇怪!外貌描写也是硬伤了!好久没码字手像是别人的一样……xxx

 

第一章-真的是亲姐妹吗!

余绸缪和末花嫣要是没人说出来的话,绝对想不到这两个人的关系会从同班同学升级成亲姐妹,血缘关系已经变成铁证的那种。
根据班级中小道消息传得溜如风的刘春竹泪如雨下,苍凉凄烈的模样,就能发现这个现实给予了同学们多大的震惊。
  “妈的,我,我怎么就忽略那点呢,居然还一直没发现,我,我……呜呜呜呜…”
  刘春竹失意体前屈之后的神神叨叨,无非就是嚼人家的舌根子顺便捶胸愤恨地觉得自己败丧了身为传播闲话第一人...

生病5

略现实风,慎入w

“你生病了?“

林旭莲穿着整齐的西装倚在门框边,挑眉不信任地用逗趣的眼神看向床榻上裹着被窝缩成毛球的李华亦,又一次用怀疑的语气说:“你,生病了?“

李华亦此时此刻已然没了力气再去争辩,脑袋里不是粘稠的想法滚成了一个球横冲直撞就是冲破了之后就散落在四处变成肉泥黏着。总而言之,就是恶心的想要自刎得了。

仿佛有轻快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李华亦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想要去寻找声源,可不如愿的是脑袋里那种混沌的恶心感又一波波地侵袭到全身上下,只能放弃作罢,换成了从鼻腔里哼出的一声疑惑的“嗯?“

停在床边的林旭莲瞧见这阵势,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随意地说了几句便挂了。坐在床沿...

生病4

略现实风,慎入w

-5

一套整洁的高中校服穿戴在李华亦的身上就像是“穿金戴银”似的让他围着镜子都照了好一会儿了,还不时地整整这边的下摆,拉拉那边的衣管。不过也能理解来自乡村三好青年李华亦的心情,都在小县城和大山这边儿关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考进一本,这激动心情配合着在他眼中如此闪着光的校服来还是挺衬托的。

只不过有个人不这么想,他苦着一张脸,双眉像是没放下来过似的高高悬起,嫌弃的表情一见明了,在那个像是小孩子一样转圈圈的李华亦身边如坐针毡,最后还是爆发了出来:“我靠你换好没啊?你不觉得你那样转来转去的就像王婆卖瓜似的?都自夸成什么样了?你是傻X吗!”

强烈的不满从嘴里终于喷薄了出来,本来还...

生病2

略现实风,慎入w

-2

“你说如果你没撞见你妈跟村长搞那事儿,你会来找我不?”

“……不会。”

“其实我那时候不聪明,笨得很。“

“是吗?“

“所以咱们算是把一个好姑娘给毁了,后悔不?“

“…………“

“后悔呢吧。“

烟雾氤氲,在清晨的绿荫簇拥下的一个破旧小亭子,枯枝败叶奇迹般地没有出现在石质桌椅上。

林旭莲蓄了满满的尼古丁进了肺里,低下头的动作似乎带动了眼帘也一并垂下,从鼻腔里扩散了出来的烟气正环绕在李华亦的眼前。

“为了自己,毁了别人,刺激不?“

一向讲究口吻的林旭莲特意用了老乡的方言,狠狠击打在李华亦的鼓膜上,传达进脑子的信息都是带着嘲讽一般的炽热,烫得李华亦不得...

生病3

略现实风,慎入w

-3

那条死鱼到底是谁?

林旭莲这辈子做的坏事多了去了,就此,他能够毫无愧疚之心地把李华亦锁在自己身边,也能够毫无怜悯之心的把他的心上一道一道锁,钥匙被自己一把一把吞下腹中,谁也别想得到。

“现在想想真怀念,小时候你可是你们村最可恶的小霸王呢,连我都被你打了一巴掌,虽然后来我给踢回来了。“

“后来我奶奶,哎呀,她也算是个慈祥的老人了。给你擦好了药还让你在我家里吃饭。你那个吃相我还记得特别清楚,根本就不敢用狼吞虎咽来形容呐。嘿……后来也忘了,怎么变成那么要好的兄弟的。“

“我那时候特不爱说话,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你比现在爱说话多了,整一话唠叨啊没得说。啥子事情...

备忘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朱明夜和夜晨的背景其实是架空现代

以上默念!

细腻

粗枝大叶又大大咧咧的形象已经保持了许多年,从出生来就是这幅模样。可最近发生了一点小变化,我开始逼迫自己专注于自己所行的事,专一于自己所倾注的好感,认真对待自己所说出的话。

奇妙的改变我不是今日才发现,我在想逐渐地将自己改变,若处理不好便是作茧自缚,倘若蜕变成功了那就是我许久以来期待的展翅——飞向希望的湛蓝天空。

我以前并没有像如今这样想去打理好任何一件事,总是混吃等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当然我不认为那样做的我有什么错误,直到巨大的打击把我从自我感觉良好的高台上狠狠地陷在了自我意义的寻找里。那是一段痛苦的过程,被最为重要的人施予失望,在最重要的时刻里放松警惕从指间里逃走了机会,白驹过隙也没有...

潜意识真可怕……刚才以为快十二点了就赶紧催促自己要入睡了,结果快睡着了瞅了一眼亲爱的时间——23:00

要是佩戴着耳机播放着毒性十足的日语歌曲,将天花板轰出一个大洞在其之下裹着被窝仰望漫天的繁星(多亏住在高原还能看见星星)慢慢地入睡进行与周公的每日夜谈,能够陷入进夜晚里那样静谧又不时窸窣的环境中其实我宁愿再一次睡在小区里的躺椅上

莫言静悄悄地睁开了眼睛,平稳的呼吸入夜来从没紊乱过,仿佛一夜未眠。可是他依旧逐渐露出一个精神饱满的微笑,眼睛一如往常的注满了执着和复杂的激动。即使醒着也没有立刻从床上起来,侧躺在外沿的他只是慢慢地翻了个身——他总会在每一天迎来曙光的同时也迎接身边那个同枕人的侧颜,美妙之际满腔喜悦。无论是轻轻嗅着细丝般传来的体香还是专注在他时有时无的轻哼,那都是一段极佳的时光。

 刹那间,薄被掀起。被一下子砸在墙上,连带紧攥着被子边角的拳头都陷在一个小小的坑里。被打乱节奏的空气一下深深地被目眦欲裂的莫言吸入一下又重重呼出。留的略长的刘海遮挡了墨黑色眼眸的沉重视线,想抑制住愤怒的低吼却不由意。不耐烦...

豢养(一)

可爱的神经质弟弟小精英和被软禁起来的交流障碍哥哥之间的小故事。

-冬夜并没有像预想中的那么沁骨,即使也有人蜷缩在垃圾箱的旁边想汲取那么一丝暖意,但那也再也不会是自己了。身上披着一条柔软羊毛毯子,身下瘫软地陷进去了沙发里,让最适宜的温暖包围了自己,已经没有了名字的他自暴自弃地合上了眼睑。

门扉的打开悄然无息,但熟悉的气息却让他神经质般地一下子绷紧了全身,又很快像是想起了什么才缓缓放松了下来。轻扬的步伐踏在大理石地板上,装睡的他不禁又将自己裹得更紧,就像是已经熟睡了很久才做的一些小动作那样来鱼目混珠。

“……”

来者似乎没有看穿这样的伎俩,为了不吵醒他而放慢了脚步,渐渐地停在了他的身边。...

守灵

“婆婆,你说灵魂的区别是什么呢?是善恶还是睿愚之分呢?”

“我看啊……应该是……”

“呜啊啊啊啊!婆婆啊啊啊!蜗牛在我的背上!背上啊啊啊——!”

“喂,笨蛋!不要打搅我跟婆婆的说话!”

“好啦好啦,来,小河过来。”

“呜呜呜诶呜呜呜啊……”

——『没有名字的小孩』

没有名字的那个小孩很是爱像块牛皮膏药般地粘着他的婆婆,左口一个婆婆好,右口一个婆婆我喜欢你。就连乡镇中那些相邻而居的美满家庭里都不得不感叹这婆孙的感情深切,亲情浓郁啊。只不过是忽略掉了那年迈之人眼中稍纵即逝的混沌——取而代之的,一双溺爱、惺惺相惜、只有花甲之年才会覆上的那层深意的眼眸亲呢地注视着自己臂弯下那个讨喜的孩子...

自己♀和自己♂

这家伙谁啊?!

说是我的男体?!

怎么长得连我弄坏的那个泰迪熊都还要难看?!

……还是算了算了,要是这么贫自己的男体,感觉有点难过。

在自家沙发上东斜西倒的我脑内胡思乱想到接受讯息到消化讯息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是这么快速。

但是,眼前那个男的,就是那个正坐还乖乖把手掌放到膝盖上的那个娘娘腔,怎么看还是没我长得有韵味!因为如果说是帅的话好像太便宜他了,我还特地换了个词。

扭动着身躯从小沙发爬到了沙发的正中央,懒得动却又想去把电视开来看,万般的被迫无奈之下只有用脚勾了勾那个说是我男体的少年,用不耐烦的声音说:“喂,你,去给我开电视来看。”

我想我这样的态度应该说不上礼貌吧,说不定...

自己♂跟自己♀

现在是十二点整。

少女终于从舒软的被窝里勉强地露出了一个头,并不在乎蓬头垢面反而更邋遢地打了一个呵欠。

好不容易从可爱又可怕的睡魔的纠缠中摆脱了,转过身又被智者周公热情地拉去说梦,少女张开了大大的怀抱迎来周公那说不完道不尽的梦乡故事。

“哒哒哒。”

啪。

少女一个激灵反手打了无辜的周公一个耳光,昏昏沉沉的幻境全被无人的家中突兀出现的脚步声给刺破。

无视了还在自己脑内大吼大叫怒骂自己的周公,拍打了几下脸颊促使自己的思绪更加清醒过来,然而那脚步声大刺刺的往自己这间卧室的方向更加的靠近了。

少女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跶起来,带着紧张的表情梭巡房间内有没有什么能够防身的物品,就算是牙签也好至少...

貌似是某个馆里的东西?——



左边是大叔人头没错就是真的人头!!但是会说话哟,而且语气是这样的↓

“小姑娘,小姑娘。赶紧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哟不然你的裙底风光已经……”然后被揍。

就是个猥琐大叔而已

but右边的可是大叔年轻时啊——虽然不是人头但是也有一派风光英俊的模样。

那么下面呢就是妻子[毛团] 病娇的馆主啦把自家丈夫收藏成会说话的人头什么ww

刹那plus的部分脑洞

来吧来吧张开嘴——寂寞都会注射进去哟。

为你治疗,为你填满。


我觉得成龙历险记真是好看爆了啊ヽ(*´з`*)ノ

害羞系男子x女汉子.

女主:女涵梓[相信我名字都是我日夜所思千辛万苦才取得]男主:臻帅

相信我 这是一部小清新校园言情 纯爱类!

一.

并不是所有的东北汉子都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浑身上下散发一种糙汉的气息,且看臻帅怎么颠覆众人的认知观。

老乡东北想出来闯荡便考进了一所一本高中,看似前途大好的未来这么套在臻帅上却让家里人有种不现实的感觉——单薄的身子虽看起来不削瘦却也能被五级风刮跑;常年熬夜上网刷微博的眼神日益凶狠并且眼袋厚重,只不好言语又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还是个根本无法与人沟通的交流障碍,在家只能尝试自学以及家教,骨子里透着一种怯怯的气质。

总而言之先不提这孩子是怎样的勤奋好学,只提这...

守护的问题毁灭的答案[貌似正片向?

夜晨一直在想啊想——什么是爱啊什么是恨啊,全都没有明晰的实体嘛。爱一个人就是对他的好感,恨一个人就是对他的厌恶,是思想上的。那到底实体行动起来,爱恨到底是什么呢?夜晨反手抓住从背后袭过来的武器,不顾手心被利刃埋进沁出鲜血,转回正面挺直身夺过尖锐的折刀提脚踹向攻击者的下身。看着对方准心不稳倒下时手中把折刀用手指夹着准确无误地掷向对方的肩上,一声惨叫响起很是凄烈。对一个人的回击是恨吗?夜晨摇摇头眼神淡漠,自问自答的脑海里沉静了片刻连涟漪都没唤起。他认为只是身体上想打击回去就做出行动了,并不牵扯上带上恨意的任何情绪。就连爱一个人也是,只是想要控制住他占有他让他和自己融合就不小心行动粗鲁莽撞了点,把他...

逗比段子!有连载的嫌疑

暴躁傲娇攻x话唠逗比受

暴躁:“(一脚踢在桌腿上,声音震人)说!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逗比:“(被吓了一跳,拍了拍胸口缓缓惊)老大,你他妈是在逗我吗……你半夜三四点打什么电话啊!不知道我一个人住很吓人的吗!不知道我刚看完午夜凶铃不敢睡的吗!你这一通电话打来,我马上就把手机扔出去了啊!你就稍微体谅一下我这个单身老人家的痛苦好嘛!还有你那么晚你打什么电话啊你!你以为我家是全天24小时服务的10086吗!就算人家10086也会休息的是吧你大晚上打人工服务都不一定会接呢!你这种行为严重影响了社会治安你知道吗?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证供的我跟你说!”

暴躁:“你叽叽喳喳的吵死...

番外.《他们100问》


1 请问您的名字?

朱明夜:朱明夜!

我:恩!相当有活力呢!

朱明夜:(因为听说今天夜晨要和别人打群架,应该不会来这吧,别来就好…)

(幕后帘刺啦一声被扯开,走进来一个正在活动胳膊穿着运动服的秀气男孩)

朱明夜:……

夜晨:那群人真傻逼,我只要放几条狗和耍几下刀子他们就吓跑了。等久了吗?

朱明夜:没……(离夜晨坐的地方挪远了些)

夜晨:哦。(直截了当坐人腿上)

朱明夜:……

我:两位的感情真好啊!

夜晨:不置可否。

朱明夜:……(一点也不。)

2 年龄是?

夜晨:你觉得呢?

我:我说长生不老是怎样呢?)

朱明夜:(有点不...

抖S傲娇攻和天然富二代受[崩坏向_(:з]

短篇俗名《两人的毁灭》

1、《夜晨的自言自语》

没有批判者,没有鼓励者,连一位观众都从未存在过的这个世界里,我只要和你一起沉睡就不会感到深溺沼泽的寂寞。

想要你,只要你,只想和你一起,只想待在你身边,为了掩饰真正的爱意一直欺负你,虽然有点后悔,但只要能把你的身影映在我的瞳孔里,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你,一切那都不重要。

我们是不完整的,没有青梅竹马那样的默契,也没有爱人一样的温馨,更没有家人那般的心心相映。只有我的一厢情愿和你的一顾逃避。可我觉得好幸福,我还能追赶你,还能看见你的背影朝着你奔跑,终有一天我会毁掉你的一切让你停下步伐只专注于你背后的我……

我是个怯弱的人,我感到莫大的悲伤、...

把女神的棒梗写成短篇——励志的悲伤篇![?


A和B是美术生,双箭头,但彼此都没跨过那条线。B在一天意外死掉了,A思念着B而每日都在画着他,但无论如何都画不出B真实的模样,则画了许多很像B的猫。B的灵魂还停驻在人间,地缚灵一般徘徊。直到某一天无数的猫来到B的身边,B也看清了那一直在画布前A痛哭的模样。

他们说得好,天才是1%的灵感和99%的汗水。
他们想得好,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只要有门槛就一定会跨过。
他们听得好,每个尖子生都有悬梁刺股、凿壁借光的经历。
事实证明,天才如果没有那1%的灵感的话汗水终究也只能是汗腺所排泄出来的多余的水而已。
事实证明,在别人的强势力量下就算努力了也不会有成果,你只能选择自暴自弃或者当个小跟班。
事实证明,就算是如...

算是人设的开场白?!

交流障碍家里蹲阴沉系男子x元气治愈系邻居萝莉x面瘫[^q^]病娇怪胎杀人狂愉悦犯[:3或许也会有点傲娇成分

人物介绍:

A:“……虽然我是很没有存在感但是也算是个主角吧不要把我的名字那么敷衍地直接缩写成一个字母好吗……”眼神躲闪地不敢与人正视,俯身把自己的前缀擦掉写上“赵安”,叹了一口气垂头胡思乱想着:确实是个很平凡到不起眼的名字呢……

沈莉络:“不要这么想呀大哥哥,我爸爸妈妈说平平安安就是一生最大的福气了呢!是个超棒的名字啊!”举高自己的介绍牌,只齐赵安膝盖的小个子女孩晃晃悠悠地试图安慰有些沮丧的他。

赵安:“……////”头垂得更低不好意思看孩子的真诚笑脸,下意识单手捂住了有些发烫...

©高木琥珀 / Powered by LOFTER